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

子在川上曰高中作文

2020-01-11 03:08:56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
    子在川上曰高中作文一:子在川上曰

    昔圣人之于天下也,无意于取也。譬之如江海,百谷赴焉;譬之如麟凤,鸟兽萃焉。虽欲辞之,岂可得哉?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非特感叹于己,乃为人类之忧也。较之西人康德“头顶星空与心中道德法则”之语,不知相去几年矣。然圣人之心意抑惑想通焉,而后世学衰道驰,能真识其声、解其味、悟其心者,盖鲜矣。

    《晋书·羊祜传》载 :羊祜登岘山,对同游者曰:“自有宇宙,便有此山。由来贤者胜士,登此远望,如我与卿者多矣,皆湮灭无闻,使人伤悲!”由此观之,羊沽读懂了“子在川上曰,乃至潸然泪下。因其悟得圣人之意,无意于取也,利泽如江海者,可如江海也。故羊祜镇襄阳者,兢兢业业,颇有政绩,深得民心。死后,襄阳庶人思之念之,乃于岘山立庙树碑,望其碑者莫不流泪,杜预因名为”堕泪碑“。”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“孟浩然过此,因乃不识圣人真意,徒增感喟而已,湮没于荒烟野草之中,理固宜然矣。

    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“(《登幽州台歌》)陈子昂再次面临这人类之困惑。幽州台者,即黄金台,燕昭王为招纳天下贤士而建也。子昂因仕途屡挫,壮志难酬,登斯台,慷慨悲吟其孤独遗世、独立苍茫的落寞情怀,惜其不知此乃一己之悲也,叹其只见黄金也,而以此欲成千秋功业,可乎?

    “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“历史将此重大命题措于苏子瞻之眉睫,看此旷世奇才如何回答。"客亦知夫水与月乎?逝者如斯,而未尝往也;盈虚者如彼,而卒莫消长也。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而天地曾不能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于我皆无尽也。而又何 羡乎?且夫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。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 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。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吾与 子之所共适。"子瞻托主客问答,施之以诡辩之才,得出“吾与子之所共适”超脱之语,顾左右而言他,绕过生命之重之话题,归于道家齐物之虚妄。叹其才有余而识不足,道之盛而儒之弱矣,枝之茂而本之枯矣。

    若夫毛润之之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”,直面逝者如斯,肩承时代之重任,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以五洋捉鳖。”“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、”不期期艾艾,不蝇营狗苟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创一代伟业,其孰能讥之乎?

    若夫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”之屈原,若夫“一人千古,千古一人”之邓小平,虽三起三落,仍不忘吾乃农民之子,情系农民。若此,虽逝者如斯,岂又有憾焉。

    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其实质问题有二焉,一者,人类如何面对山川,面对自然,面对宇宙;二者,如何面对自己,面对后世子孙,面对人类。圣人之所以大过于人者,在于思考之深也,在于质疑也。其后上下求索其法也。路在何方?一言以蔽之曰“仁”也。仁慈对待自然宇宙,仁慈对待人类自己。如此,人之与人相安也,人之于自然相谐也,人之于天下也,无意于取也,如此可以享天年,乐无疆也。

    嗟夫!今之国人欲复兴中华之梦想,必先正其心,诚其意,明乎圣人之道也。少掠取,多给予;少浮华,多内省;放慢步履,临川多思,登山多虑;思己之责任,想民族未来,少想自己得到了什么,多想自己奉献了什么。仰能否无愧于天,俯能否无怍于地,环能否无羞于时,如此,民族大业有望矣,如此,方乃真正深味子在川上曰之意矣。

    子在川上曰高中作文二:子在川上曰

    直到那一刻,他还记得那句话。

    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

    冰凉的雪花落在手心,抬眼望去,满眼皆是一片刺骨的白。冷不丁被人从肩后一拍:“还发什么呆呐,夫子要讲课了。不趁机会去听一会儿?像我们这些粗人,连自个儿名字都不会写,唉…”这只手上有着分明的骨节和握兵器留下的薄茧,是与自己一同入伍的士兵。

    不由又抬头看了看天色,行军至此,忽遇大雪封山,在这个小山村已停留数日。所幸村中村民大多好客,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算融洽,军中一些低级士卒总喜欢去村中夫子那里听讲课,说是为了懂些文墨。无奈地摇摇头,他跟着同伴去了简陋的学堂。

    夫子着青衫,发髻整齐,有着一张属于文人的温和白净的脸。

    夫子执笔的手同样骨节分明,却不似他们的那么粗糙,骨骼纤细,手型也很优美。身边的同伴都认真地盯着夫子看,纸上只有寥寥数字,他努力瞪大眼睛,确是看不懂那上面字句。

    夫子说:“子在川上曰:‘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\\’”

    他宽大的衣袍旋起,似优雅的鹤,温和的语气让他一阵恍惚,可是脑海中朦朦胧胧的童年往事,那些青葱年少的过往,都已被岁月巨兽咀嚼吞吃,消失殆尽了。

    他并未听懂这句话的意思,只是心头有挥不去的淡淡惆怅。

    为何呢?他也不知道,只能机械地一步步踩着前人走出的脚印,走出了这呆过一段时间的,安谧不似人间的山。

    战争是太过迅疾的洪水,在以破竹之势席卷了全国的同时也将他推上了前线。不知自哪个县开始的暴动如瘟疫爆发,被迫拿起兵器与同乡人厮杀的士兵比比皆是。

    漫天是化不开的阴云,远处浓烟阵阵,一同飘来的还有不知谁的凄厉惨号。他想起夫子在雪停前一晚夜观星象时说的话。

    “要变天了。”

    是,这国家的天,已经变了,杀红了眼的叛军甚至屠尽了那个安谧的小村庄,他再去时只有一地狼藉,真真是应了那句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“。

    为夫子的坟洒上最后一?g土,他再一次离开了这个地方,只是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  握紧手中兵器,双手有微不可察的颤抖,一旦上了战场,命只能由天意决定。纵使已经参与了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,他仍会紧张。

    记忆中翠柳随风摇的江南景色成了血光漫天,连那弦月都锋利似弯刀,在高空冷漠地俯瞰蝼蚁般的世人。

    容不得他多想,号角悠长,踏出这一步就绝不可能回头。冲天的厮杀声中,他的刀掠过一人又一人的头颅,滚落的鲜血重重叠叠,来不及冷却又被覆上新的一层,那样艳烈的景象,只能由生命造就。

    握刀的手发麻,肌肉酸痛到他无力再抬起手,但双腿仍不知疲倦地奔跑。为什么呢?他为这身不由己迷惑,直到他感受到冰凉的刀锋拂过脖颈,痛意自伤口绽开。

    我…死了么?他如是想。

    死亡似乎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他想了很多。想起此生再也见不到的青梅竹马,想起行军途中的山山水水,想起夫子的话,他似是懂了什么。

    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

    他想再看一眼,半阖的眼只看见一片刀光血影。战争会败么?他不知道。他已准备好去迎接属于他的死亡,长眠在血色演奏的安魂曲里。

    他终于睡在了死亡梦乡的臂弯里,那里没有江南水色连天,也没有塞北风沙蜿蜒。被践踏得支离破碎的生命终于掩于黄土之下,没有人记得千千万万个他的由来或者名字,只有史书轻飘飘的一笔聊以记录这些卑微生命的付出。

    “至德二年,睢阳一役,阵亡将士三千余人,守城十月,斩敌百万。守一城,捍天下,以千百就尽之卒,战百万日滋之师,蔽遮江淮,沮遏其势。天下之不亡,其谁之功也?”

    谨记渺小苍生镌刻的不朽,要用多少鲜血涂抹才得以永久。

    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

    子在川上曰高中作文三:子在川上曰

    成为什么样的人由你的态度决定——题记

    最初问及她的姓名,她神秘莫测地笑了:“子曰:‘不可说,不可说。\\’”

    从那以后,我就叫她子曰。

    子曰是灰暗的生活中的一抹亮色,瞬间吸引你的视线。她标新立异,在这场像单色电影的学习生涯中涂上鲜艳厚重的色彩。

    远处,有人长袖飘飘,风姿脱俗,在起风时走来,好似一片落叶。那人头上飞扬的,莫不是风吹起的茅草?近了,更近了,原来是子曰顶着一头乱发,拖沓的走来。飞舞的是尚未穿好的衣袖,扣子随意地垂挂,披晨戴露般走来。问起时,她气定神闲:“子曰:‘君子重德不重貌。\\’”我不满的小声嘀咕:“有碍观瞻。”

    子曰本着“朝闻道,夕死足以”的求学精神,“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”,在他人吃饭聊天的时候奋笔疾书,攻克难题,却不会一头钻到书海里。当她紧蹙的眉毛舒展,又开始像脱缰的野马撒开腿欢跑。每每捧书,她便“手披目视,口吟其言,心惟其义”,视万物于无睹。但只要下课铃响,她跑得比谁都快,一溜烟儿,眼见她没了人影。当我疑惑别人在课后也卯足了劲在题海狗刨,只有子曰率性而为,她微微一笑:“苟有恒,何必三更眠五更起。”

    子曰,她从来都是洒脱随意的女子,在浮躁的急功近利的群体中是独特的存在。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”,她的目光不知飘向何处,“终有一天,我要走遍世界。”

    从那之后,子曰“背起行囊走四方”。


    相关阅读:
    大亨互娱 http://iuste.biz
分享: